• 注册
  • 【快速解决肌肤问题】 补水保湿、控油祛痘、美白祛斑、敏感修复、祛皱、抗衰老!!!
  • 查看作者
    • 父爱如歌

      父爱犹如一首委婉动听的歌,当近在耳边时已习惯地接受,而当离去后,才感到父爱对我来说是一首最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乐曲,不经意时会自心底流淌出来。感叹命运的不公,在可以安居乐业、儿孙绕膝的今天,父亲已永远的离开了我,让女儿心中留下永远的痛。

      父亲出身在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父亲的祖父是清朝末代秀才,到我祖父辈是三代单传,我祖父曾在老家开私塾,解放前到上海教书,抗战期间回老家经营小书摊维持生机,古文及古诗词功底极好,凡是周围地区有对古代文学及不认识的文字,总会找到我家问祖父,这在我小时候记忆中经常有的事,我祖母是镇上开米店的大户人家的独养女儿,上过五年私塾,有一手极好的女红活,一生保持大家闺秀的风度和气质,平时爱看《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历史名著,小时祖母经常给我讲这些故事。祖母生了九个子女,最后留下三儿三女,父亲上面有三个哥哥有两个年幼时因病夭折,大哥曾是上海刘海粟美术学校的毕业生,当时参加地下党因病被抓而牺牲,属革命烈士。故父亲作为六兄妹的长子,照顾父母,资助弟妹,深受全家的尊敬。

      父亲是一位乐观、聪明、能干、责任感强又富有爱心的男子汉,在他多病坎坷的一生中,他以顽强的毅力、刚正不阿的精神、宽阔的胸襟、富于爱心、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不断教育影响着我的人生之路,在父亲离开十周年以后的又一个清明到来之际,我终于能把这么多年以来对父亲的无限思念和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那份深深的父爱用朴素的文字表达出来,以略表女儿的一片心意,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我是父亲38岁人到中年得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女儿,他年轻时学的是无线电专业,因为想参军毕业后就没有参加工作直接步入军营,父亲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历经枪林弹雨,又因病退伍成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由于他刚正不阿的性格,在那个特殊年代他被作为右派关在学习班劳动不得回家。虽然面对着许多不公平,但他有顽强的意志、坚强的信念和宽阔的胸怀,在家里从不提起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尽量减轻家人的精神负担。

      从我记事起,父亲总是面带笑容,轻声细语,他从不叫我名字,总是叫“妹妹”,让我感到非常温暖,做女儿的感觉真好,但他最后几天在医院中呼吸非常困难时那声“妹妹”,叫得我泪如雨下,痛不欲生。从小我一直被浓浓的父爱所包围,甚至超过了母爱,小时候,每次父亲带我去他们学校,当其他老师说:“储老师,你女儿长得正像你的小照,而且又文静又可爱”时,看到父亲满脸都是笑容,很是自豪的说谢谢。父亲是一个不事张扬的人,在学校里,他工作认真负责,大公无私,谦和对人,不管在教课还是因病在图书馆工作,以及后来任学校教务处人事干部,都赢得学校上下教职员工的一致好评,多次被评为学校及教育局的先进工作者,所以在他的追悼会上学校对他的评价非常高。

      父爱对于我来说终身难忘,从小家里经济条件算不错,由于母亲生我也已是中年,我生出来先天不是很足,听母亲讲我父母的工资都花在给我买奶粉、蜂蜜、金银花露等营养品上。懂事后我记得,每次父亲出差去市区,总会给我买很多当时郊区很难买的巧克力、万年青饼干、牛奶苏打饼干,所以我的童年回忆起来很甜蜜。但父亲也并非仅仅给我吃好穿好,小时候的我非常胆小怕事,他就带我去乡村钓鱼、抓虾,一方面可以接触大自然还可以培养性格、锻炼身体,所以我有时也可以象男孩子一样在田野中玩耍。如今每次给我女儿说起这些,总会引起她的羡慕。由于常年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父亲体质很差,但他一直保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不把自己当病人,只要可能家里的轻活、重活一样干,买煤、做蜂窝煤,后来因父亲是残废军人按政策可以使用罐装液化气,他每次都要骑自行车来回二个小时到县城去换气。这些都让我感到父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父亲还是一个非常聪明能干,看问题目光远大的人,他粗活细活样样行,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晚年本打算用小楷抄写整部《红楼梦》,终因身体原因未能完成,留下终身遗憾。他篆刻的正楷、隶书等各类印章曾是他一度作为生存的依靠,也获得有识之士的高度评价,可惜我小时候跟父亲学习篆刻和毛笔字不长时间,就因感到太枯燥而中断,父亲可能太溺爱我没有要我坚持下去。父亲的手很巧,这一点一直为大家闺秀出身,知书达理的祖母为这个长子所自豪,他在我出生后做的红木小木凳;上学后做的雕刻有向日葵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铅笔盒子;用毛竹自己雕刻做成的保温杯等,每件作品都式样漂亮,做工细致,根本看不出是无师自通做出来的。而他在母亲给我织的毛衣上绣的一行花朵,连隔壁绣花的阿姨都赞叹不已。为了给父亲增加营养,姑妈特地从江苏带来了那时上海从未见过的两只乌骨鸡,父亲知道这是好东西,舍不得吃养起来繁殖了好多小鸡,这样就可以经常吃到乌骨鸡下的营养鸡蛋。

      父亲喜欢钓鱼但不喜欢吃鱼,他从不吃河鱼只吃海里的鱼,这可能与祖母的遗传有关,但他的钓鱼技术非常高,当时我们街上的邻居有好几位都向他讨教钓鱼经,记得85年在县体委组织的钓鱼比赛上钓到一条10多公斤重的大鱼,获得冠军,奖到了一杆当时市面上罕见的日本进口的玻璃钢鱼杆,引得众多钓鱼好友前来观看,很是羡慕。那时家里经常是鱼虾不断,可能就是父亲经常钓鱼的原因,所以我一直非常喜欢吃鱼,父亲常说我是大鱼、小鱼通吃。父亲还喜欢种树养花,家里庭院中各种月季花、菊花四季盛开,一颗柿子树已长得高过两层小楼,每到秋季满树的柿子压弯了枝头,一个个又大又甜,亲戚朋友吃了总是赞不绝口,还有青菜、丝瓜、茄子等蔬菜,院子里的瓜果蔬菜丰富多彩,非常温馨。

      父亲还做得一手好菜,饮食既讲究营养又讲究口味,每次过年时客人来我家,都会称赞他的手艺,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到周六父亲总是做了一桌好菜等我回家,我曾连续三周一顿吃掉一个蹄膀的精肉,而父亲总是笑眯眯地看我大快朵颐,而当年来自新疆、江西的同室好友来我家过周末,更是留下深刻的印象。父亲还总怕我在学校吃不好,每周返校时总是让我带上一饭盒的红烧大排、红烧鸡块、酱蛋,那时的我吃得脸圆圆的,父亲说就我就象十五的月亮,白白胖胖,无忧无虑,到如今回忆起来那是我至今最美好的时光。

      想当年我上学时报考理科,但理科成绩太差没有考上大学,而文科一直很好,高考语文成绩名列全校第二,为此父亲以到参加工作有多少工资他就给我多少钱的条件,想让我第二年复读文科,而我怕自己没把握执意先参加工作,那时父亲的心情很矛盾,但最终他还是尊重我的选择,只是要求我努力工作以外,一定要找机会参加在职学习,拿到大专以上文凭。所以当我通过自己努力考入脱产在职大学以后,父亲非常高兴,亲自送我到学校,从不张扬的他见到熟人也会告诉人家女儿去上大学了,对父亲来讲这是一件最值得他骄傲的事。父亲总教导我做人要认认真真,工作要踏踏实实,不要管别人会说什么,也不要通过歪门邪道去走捷径,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所以我一直是一个不善交际,能吃苦,比较独立,忍耐力较强,做事认真的人,到我今天所取得的成绩,我想是父亲影响了我的人生之路,这条路虽然走得磕磕碰碰,但是从心底感到非常坦荡。以前每当我工作上、生活上遇到烦心的事,总是会和父亲倾诉,父亲总会先静静的听,然后会仔细分析,给我一个意见,让我去参考,从不强加意愿,而他自己也会讲一些过去发生的事,所以每一次我和父亲的谈话总是既轻松又愉快,对于我工作上和学习上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父亲会为我高兴,给我鼓励,对于我的烦恼,父亲会为我解忧,给我勇气。父亲的关爱是细心又深厚的,在基层单位工作时还用手工记帐,每到旬、月、年底做报表晚上加班时,父亲总会亲自到营业所等我下班,在满天星光中父女俩骑着自行车回家。而当我有时单位有事晚归时,又是父亲等在公交车站上等我回家。母亲总用“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掉”来形容父亲对我的关爱。

      当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父亲又开始为此而操心,他知道女儿是个心气很高的女孩,他曾开玩笑说周围能和我女儿相配的人难找。虽然最后我很平常地嫁夫生女,但终于了却了父亲最大的心愿,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希望女儿嫁一个有责任心、稳重、有专业、会疼爱人的丈夫,可以给女儿及家人有一个爱的延续。在他的有生之年,给予我、母亲及女婿、孙女的是他用尽全部的爱。在我怀孕时父亲在饮食上无微不至的照顾,并计划在自家一楼的一个房间铺上木地板,让孙女可以在楼下自由玩耍,为此他不听劝告,自己买木料、地板、电刨等材料,自己把房间铺好地板、做好护墙板并全部油漆好,女儿在一到三岁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候,是父亲最忙碌又最幸福的时候,白天他精心调制女儿吃的各种营养品,自己用手工擀鸡蛋面,做蔬菜面糊,定时喂奶制品,那时的女儿长得健康结实,我们在外工作也很安心,女儿也特别喜欢爷爷,开口会叫第一声是“爷爷”,而且午睡醒来一定要爷爷抱才行,否则就大哭不止。每次父亲撑着病弱的身躯抱着孙女去学校拿报纸时,虽然回家后累得气喘吁吁,但总会很高兴的说许多关于女儿的表现和其他老师的称赞。至今女儿看到爷爷的照片就会记得爷爷经常带她上街,给她买大公鸡奶糖,那些玩具都是爷爷给她买的。

      在父亲住院的那四个月中,父亲一直希望自己能象以前的几十次住院一样,能痊愈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他还说这次病好后一定要去我刚装修好的新房去住几天,然后愿意就到惠南镇住,过几天就回祝桥住,因为老家的庭院里中这许多花草果树需要侍弄,这样两边住蛮好。每次把女儿从家里或机关托儿所带到医院,看到孙女活泼可爱的样子,父亲总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刚住院时为让我们安心工作,他不让我们陪,自己去医院食堂打饭、泡开水,自己拿着吊瓶上厕所,我和先生只是每天中午、下班后去医院看看,他总让我们尽快回家。中间7月1日香港回归,他还特意回家住了两天,看香港回归的电视转播。后来病情发展,身体越来越虚弱,就由母亲出来陪他,他还坚持让我们上班,直到临危的那几天由女婿陪了三个晚上,终于在97年10月29日那个深秋的下午3点,还在输血的父亲睡得越来越沉,不管女儿的声声呼唤,没有最后再看一眼他最疼爱的孙女,终于没能过了六十九岁这道坎,留下他对家人的深深眷恋,离我们仙鹤西去。

      那时还没有很多关于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方法,而且医生也认为父亲在晚期内部各项器官已到衰绝的状况,也不适合进行骨髓移植。这是我心中留下永远地伤痛,去年在我和先生在结婚十周年之际,到上海市中华骨髓库参加了捐献骨髓登记和预留样本,希望自己在有身之年能有机会帮助那些象父亲那样被血液病折磨的人们尽快康复,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当如今我站在自己宽敞舒适的花园中,经常想要是父亲能看到这一切,在这里颐享晚年的话,该是多好的事情,如今我只能在每一个清明节,站在父亲的墓碑前,献上一束父亲最喜爱的菊花,和父亲说着我不为人知的心里话,虽然现在父亲已不能给我良言,但我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一定知道,女儿已长大,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判断,即使跌跤了自己会爬起来的,看到女儿的今天,父亲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女儿想说的是如有来生我们一定还做父女,那时我们不要只做三十一年的父女,我们要做六十一年、九十一年,更长久的父女。爸爸,你永远在女儿永远的心里!

    • 0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