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快速解决肌肤问题】 补水保湿、控油祛痘、美白祛斑、敏感修复、祛皱、抗衰老!!!
  • 查看作者
    • 父爱如天

      我对父亲是一种敬畏的感情。

      从小,我就害怕父亲。害怕的程度,就犹如老鼠见到了猫。在父亲面前,我总是很小心的。我害怕父亲没完没了的餐桌教育。更害怕父亲的那张发怒时的脸。

      那是我青少年时代见过的最多的父亲的脸孔。几乎是同样的表情,数年如一日的。严父慈母在父母的身上结合的很完美。属于经典的那种。我不知道父亲是为了刻意的保持一种父亲的威严,还是处于一种家长制下的主宰一切的绝对权威的一种自然的外在流露。父亲见到我玩,总是很不开心的脸一沉,眼睛一瞪。每每此时,我的心总是下意识的颤动,然后乖乖的跟父亲回去了。

      父亲对我的要求算得上很严格。主要是时间的利用上。也许父亲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的缘故。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在家务农,父亲都非常的敬业。在父亲的眼里是没有节假日的,因为一年四季他总是忙着不同的事情。三百六十五天,就像一个机器一样不停的运转。

      因此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和他一样,勤于自己的学业。父亲不仅对我的时间严格要求,更对我的成绩非常关注。好在年少的自己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很懂事,也很努力的学习,在家的时候我也和其他的孩子一样疯玩。而在学校我的勤奋是出了名的,至少在老师和我的同学的眼中。

      看电视的时候听的比较多的一句话时我不是被吓大的。可是我自己却始终处于父亲的威吓之下。父亲的威是一种建立在长期的积累之下的。对我而言,我在家的时候总是害怕看到父亲的特写镜头。没有人喜欢一直看到冷脸色。每每做的一些不到的地方,父亲从来没有轻轻的说你该怎么样,而是大声的指责。父亲的声音是特别的洪亮。因为这近似一头受伤的狮子愤怒的咆哮。父亲的眼睛是格外的大,因为要把你的灵魂穿透,是那种特有杀伤力,特有穿透力的眼神。父亲的脸就像夏季暴风雨来临前的大片的黑云。这样的氛围让我压抑的近乎窒息。

      中学时代的自己渐渐的不喜欢待在家里。因为不喜欢看父亲的脸色。尽管我的成绩依然很出色。我简直不能容忍父亲的暴政。我不止一次的对妈妈说,我不喜欢假期,我不喜欢看到父亲的恼怒的特写镜头。妈妈总是无奈的苦笑。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里。你是别无选择的。因为你没有权利选择你的父亲。你慢慢的适应吧。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除了在孩子的教育上,父亲近乎完美。没有任何的不良嗜好。非常勤奋和努力的维持整个家庭。对于我要钱,从来是要多少,给多少。没有打过折扣。为人忠厚老实,没有厉害的嘴,有的是一种中国传统农民的朴实和自然。我知道父亲是在用自己的血汗和命运抗争。因为父亲是他们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一个高中生。而且一直以来成绩都极其出色。遗憾的是父亲没有通过高考,没有再复习一年进入大学。在那样的时代,我相信以父亲的超人的努力最终是会成功的。如果父亲选择了复习,并进入大学学习的话,也许今天的父亲不会如此的辛苦。当然更不会是一个农民。父亲的字写的相当的漂亮。

      从今天的眼光来看,父亲的选择是不明智的。在农村的舞台上,父亲凭借的只是力气和远远超出一般人的辛劳,来维持家庭处于中等的地位。父亲的辛苦天可怜见。然历史已经成为历史,无法改变。

      日渐长大的我,开始解读父亲。解读父亲,就犹如解读一本无声的书。丰富的内涵在岁月的洗礼下沉淀,镀上一层金黄色。

      鲁迅先生有句名言。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面对父亲的有意无意的压迫,我最终还是爆发了。

      18岁的男孩子,开始有了叛逆的精神。造化弄人,一直以来在老师和同学眼里相当优秀的自己却因为在文理分科上的失误,而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葬送了高三一年的大好时光。

      整个高三,最初是过于自信的傲气。继而是自疑,自卑。甚至在极其沉重的心理负担下,崩溃了。自弃,逃避,甚至想休学。当我终于艰难的走过高三的征途,迎接我的是血红的夕阳。结局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和讽刺。曾经的阶段第一名,到今日却仅仅过了省专线而已。当我终于能够平静的面对高三的学习,面对高考时,我不曾想到会有今日的惨败。痛苦,无边的痛苦,弥漫了我的整个身心。自己的好友都考出了相当优异的成绩,而我却要承受被命运之蚕吞噬灵魂的刻骨铭心的尖锐疼痛。

      没有怨天尤人,但却开始了放浪形骸。内心的巨大痛苦难以言说。没有人真正理解。是自己一手导演了高三的悲剧。基础年级一直处于班级甚至是阶段前五名的自己,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大跟头。起来了,我的身体已经麻木的忘了疼痛。痛苦汩汩滔滔的流泻,刺激着敏感的神经。这是一个张狂得意时做梦也想不到的结局。犹如一个挥金如土的人想不到自己日后的落魄一般。

      我开始用文字宣泄自己的痛苦。文字是凄美而痛苦的,因为悲伤是文字的基调。这样的际遇彻底的寒了一颗原本勃勃的雄心。一向对自己寄予厚望的父亲也无比的失望和痛苦。年轻的自己只顾的一个人拼命的噬添自己的伤口,顾不得了父母的伤痛。

      面对空前的惨败,在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痛苦的煎熬之后,更多的是一种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就这样向命运低头。我选择了自己擅长的文科。我要复读,我要燃烧自己,让梦想升腾。我是一个爱做梦的孩子,今天的我依旧有梦。却不是最初的梦想。

      父亲为自己安排了出路,希望我报医学的大专。倔强的我,面对同样倔强的父亲,这注定是一场艰苦的激烈的碰撞。从来都是一个人说了算的父亲,第一次遭遇到如此猛烈的炮火袭击,因为一个温顺的羔羊,开始像一个受伤的狮子一样举起了利爪。我和父亲发生了尖锐的争吵。父亲无法说服铁了心要复习的我。最后,以我伤心的痛哭结束了这次的纷争。

      但是,整个假期,我和父亲之间的战争却是持续不断。剧烈的痛苦颤动,我的灵魂开始无法安眠。犹如火山喷发般的火气,开始燃烧。一直以来刻意压制的火气,成为了战争的催化剂。我没有让步,因为父亲的不支持我的复习,我整日整日的出去玩,走亲访友,拒绝干家里的农活。我以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和方式来表达我的强烈不满。我拒绝在辣子价相对较高的时候,去地里摘辣子。任凭母亲怎么说,面对父亲的说教,我转身离去。丝毫不顾及父亲的反应和母亲深沉的叹息。我拒绝在复习的问题上做任何的让步,而且必须在文科复习。父亲希望我在理科继续学习,但对理科已经彻底死心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去理班复习。

      父子之间的关系从没有如此的僵过。我的不满也从没有如此大胆的表露过。甚至于激动的父亲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就像如来佛不允许孙猴子闹腾一样。父亲的绝对权威受到了如此的挑战,这是父亲所不能容忍的。而年少轻狂的我更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拒绝接受父亲的任何想法,我视死如归的坚守着我的阵地。就是父亲的暴怒化为一个个霹雳的惊雷,我也会面不改色的承受。我的决心不可撼动。

      石头对石头的碰撞,火星四射。犹如黑夜里闪烁的星星。父亲的怒气像一团烈火,却始终无法熔化我这个顽石。我没有给父亲任何的面子,甚至是最起码的尊重。我不知道父亲那些日子是怎样度过的,我只是一味的拼命维护自己的利益。

      战争最终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了。双方经过谈判,签定了一份协议。协议的大致内容是父亲给我一万块钱,从此不再负责我读书的费用。而我在若干年内只负责自己的事情。这样的协议是对自己而言是沉重的。因为以后读大学需要很多的费用。

      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表面上我争取到了复习的机会。但却严重的伤害了父亲的感情,乃至父母的关系。破釜沉舟的自己,没有维护好自己的家庭。04年的夏天,我的头脑中没有孝的概念。我行我素的放肆着。

      终于在一年后,我又要走上高考的战场。父亲告诉我,你放心吧。我不会不管你的,你不要想的太多,放开的去考。

      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我仅仅过了三本线,我害怕遇到这样的尴尬,结果还是遇到了。估完分后,我万念俱灰的失声痛哭。深感命运的无奈和苍凉。最终自己还是上了省专。只不过稍好一点而已。

      今天回想起来,是自己太任性了,太放肆了。尽管我从没有后悔选择复习,我却后悔采用如此激进的方式。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是对父亲的一种伤害。

      如今即将毕业的自己,如何面对最后一年的大学生活。如何能在毕业后,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这是摆在自己眼前的最大课题。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要求父母为自己提供继续读书的机会。我只想好好的把握这最后几个月的学习和生活。

      往事已矣。但我一直想对父亲说声对不起。我错了。请你原谅。尽管我在心里想过很多次,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由此,我知道了一个父亲的胸襟。由此,我更加敬重父亲。这就是父亲爱的一种方式吧。无论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父亲都希望自己能有出息。父亲也是为自己好,自己的过于自我坚持,却有意无意的伤害了父亲的情感。一再放纵自己无理的冲撞父亲。实在是很过分。

      我想我会努力的使自己变的更出色,让父亲以自己的儿子为骄傲。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我相信我的父亲一定会看到的。

    • 0
    • 0
    • 0
    • 1.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